當前位置:首頁-處世之道

 

 

 
 

母親的「報復」

魏德強

我們兄弟倆小的時候,父親很懦弱,經常受到村里人的欺負。母親縱然剛強,也無法改變現實。欺負我們最兇的是對門的鄰居,他們好像和父親結下了冤仇,經常找我們的茬,父親有時也想辯解兩句,鄰居兩個鐵塔一般的兒子往前一站,父親就敗陣而回了。

那一次,鄰居的狗丟失了,我心里暗自高興。他們卻找上我們家了,認定是父親偷的,原因是那條狗咬過我父親,一定是我父親懷恨在心,打不過他家的人,就拿他家的狗出氣。我父親還沒有卑鄙到這種地步,當然不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,最終的結果,鄰居把丟狗的惡氣都撒到我父親身上,兩個「鐵塔」把父親暴打一頓。那一年,我哥哥15歲,我也10歲了。我們都咽不下這口氣,哥哥拿上了廚房的刀,要領著我和他們拼命。

我們還沒走出院門,就被發現情況的母親攔下。母親把我們攬在懷里,哭泣著說:「孩子,不能去呀,這仇我們早晚得報,不過不是現在呀。」 我和哥哥都愣住了:「都欺負咱到這地步了,啥時才是時候啊?我們不是長大了嗎?」

母親點頭又搖頭,拿手和我們比劃:「打架不是硬沖,拳頭只有往後縮,發出的力量才會更大。」

我們倆都不理解,母親嘆著氣說:「你們這個年齡,正是攢力量的時候,只要好好讀書,一定會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。到那一天我們再報復他們,還會不贏嗎?」

這一次,我們兄弟都重重點頭。是的,鄰居之所以這樣橫,還不是因為他們家在外地工作的二叔啊。

經歷了這件事,我們懂事多了。我們將仇恨埋在心里,學習非常勤奮,鄰居仍時不時欺負我們,我們都忍下了。我們堅信母親的話:「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。」後來出現了奇跡,我們那個小村出了兩名大學生,那就是哥哥和我。哥哥上了醫學院,我畢業後當了一名教師,岳父是縣里的一名領導。我們有出息了。雖然父母變老了,可再也沒人欺負他們了。相反,兩個「鐵塔」見了我父母,總是低著頭。經過歲月的磨礪,我們也漸漸成熟,那埋藏在心里的仇恨也變得風輕云淡了。

忽然有一天,我接到了母親的電話,她很急切的要我回去,并且帶上2000元錢。一定是家里出了什麼事,我不敢耽擱,急忙往家趕。迎接我的是笑吟吟的母親。她接過我的錢才說:「對門周大伯家出了禍事,大龍被汽車壓斷了雙腿,二龍前年因為偷東西進了監獄,沒人幫他們,你們兄弟就替媽媽幫他們一把吧。」然後母親又指著同時趕回來的哥哥說:「你是醫生,給他們找一個好的醫院和大夫。」

我一聽,火就涌上來了,大龍二龍就是鄰居家的「鐵塔」,母親該不是老的昏了頭吧。

我和哥哥都沒動,母親又拿出以前的口吻對我們說:「讀了這麼多年的書,還不如我這個老婆子。你們想,沒有鄰居他們一家,你們兄弟倆能這麼有出息嗎?我當年要你們報復他們,就是要你們有出息了找機會感化他們啊。」

看著母親慈祥的眼睛,我恍然大悟。是的,鄰居一家盡管傷害過我們,可那種傷害不是早讓母親化為我們爭氣的動力了嗎?這樣想來,我們還應該感謝他們呢。正像母親做的,我們何不用關愛這另類的「報復」方式,來融化鄰里間的堅冰呢?

  

生活中,時常有用暴力來解決仇恨的事情,結果總是兩敗俱傷。面對仇恨,報復常常使彼此都陷入越結越深的痛苦深淵中。《佛陀的格言》中說:「在這個世界上,永遠不可用仇恨來止息仇恨,仇恨只可以慈愛來止息,這是一個永恒的真理。」母親的深明大義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和美好。假如當初沒有母親的阻攔,兄弟倆一時沖動去和鄰居拼命,後果恐怕是無法挽回的悲劇。

所以,當生活中出現仇恨時,不要讓自己永遠停留在不滿和怨恨的情緒之中,試著將目光投向自身,把傷害轉化為奮發向上的動力。如若對曾經的傷害一直耿耿於懷,報復與敵意會遮蔽我們的智慧和善良,使人變得心胸狹窄和冷若冰霜,甚至把人的心靈扭曲成丑陋的畸形,這對自己又何嘗不是大大的傷害和折磨呢?所以滿腔仇恨是大可不必的。

也許某人的錯誤導致了較嚴重的傷害,可那也許是他年輕不懂事的某種表現,何況人終究要為自己錯誤的言行承受將來的苦果。面對這樣的事情,我們要心胸寬闊,盡量用一顆寬容的心來對待曾經的傷害,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結果,可能會是另一番模樣。

寬恕意味著勇敢而不是怯懦。要向自己的仇人做出高姿態是需要不少勇氣的。同時,它更需要一顆慈愛的心。擁有仁愛之心,我們便可以原諒那些曾傷害自己并在心靈深處留下傷痛的人。

愛和恨是同樣的能量,看自己希望把它轉化到哪一面。一旦選擇仇恨,心中便再難裝下一切的美好,而慈愛卻可以融化人與人之間的堅冰,從根本上徹底化解仇恨。懂得慈愛才會感恩生活,從而使我們的人生變得更加深厚。而一個慈愛之人,心胸必將寬闊遼遠,人生軌跡也將更加清晰完美。「得理而能饒人,是謂厚道,厚道則路寬;無理而又損人,是謂霸道,霸道則路窄。」孰不知,當我們盡情地擁抱寬恕的同時,也已然將和平、希望、感激和快樂攬入懷中了呀。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

www.dfg.cn

前頁 後頁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網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