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處世之道人與自然
 

莫道群生性命微

孩提時,總是幻想能像鳥一樣擁有翅膀,在天空中自由翱翔,喜歡看到小鳥振翅高飛的樣子。

和許多小城鎮一樣,家鄉很少見到教科書上提到的鳥,最普通、最常見的是麻雀,被人們稱作「小蟲兒」。這種灰不溜秋的小鳥,并不受我們的重視。

長大以後,我選擇了生物專業,才漸漸了解到鳥的可愛。校園里麻雀很多,常三五成群,旁若無人在地上找吃的。一次,我吃驚地聽到一位外籍教師贊嘆道:「啊,這些小鳥真美!」原來,在他的故鄉,很少見到鳥。

我不由得關注起這些在頭頂飛翔的朋友。它們飛在空中,在樹枝、墻縫、巖洞里筑巢。至於它們餓了怎樣覓食,渴了到哪里找水喝,幼鳥怎樣學飛,老鳥最後會去哪里,我卻一無所知。一位觀察鳥類的老師告訴我:鳥是地球上最能與人類和平相處的動物,它們絲毫不會威脅人類的生活。

單位同事的家里有個燕子窩,燕子年年春天飛回來孵化幼鳥。每當這時,她家院子里特別熱鬧,雛鳥張著黃黃的小嘴,喳喳地叫著,親鳥匆匆忙忙地飛去飛來,每天往返幾十次,捕蟲回來喂給嗷嗷待哺的雛鳥們。記得白居易寫過一首名為《鳥》的詩:

莫道群生性命微,

一般骨肉一般皮。

勸君莫打枝頭鳥,

子在巢中望母歸。

哪一個沒有父母,誰不是父母生育、撫養長大的?原來,鳥和我們是一樣的生命啊!

社區的前面有個小花園,里面住著很多鳥,還有灰喜鵲。在青黃不接的初春,我們拿了吃剩的飯菜去喂鳥。想不到竟受到極大的歡迎。它們飛舞著,鳴叫著,呼喚親朋好友一起來品嘗美味。快樂的小鳥,因此增加了對人類的信任,它們不再驚懼地逃走,而是愜意地散步,等你走近了,才從容地飛起,讓路。

春生夏長,轉眼間綠樹成蔭。一天早晨,走在熟悉的路上,卻感到很寂靜。我忽然發現一只僵直死去的麻雀,它的羽毛還泛著一點綠光。以前常在樹上唱歌的小鳥,已不見了蹤影。仔細觀察周圍,我頓時毛骨悚然,只見人行道、馬路上爬著很多慌慌張張的小青蟲,正在四處逃難,有的在痛苦的翻滾著,有的已經死了。

為了殺死樹上的蟲子,人們給大樹噴灑了農藥,使得小蟲子紛紛棄家而逃。而小麻雀吃了有毒的蟲子,身體里積累的毒性太多,也中毒而死。此時,風吹過樹梢,發出「唰唰」的聲音,好像大樹也在哀號嘆息……

這種情景,多麼像《寂靜的春天》中描寫的那樣:

一種奇怪的寂靜籠罩了這個地方。比如說,鳥兒都到哪兒去了呢?許多人談論著它們,感到迷惑和不安。園後鳥兒尋食的地方冷落了。在一些地方僅能見到的幾只鳥兒也氣息奄奄,它們戰栗得很厲害,飛不起來。這是一個沒有聲息的春天。這兒的清晨曾經蕩漾著烏鴉、鶇鳥、鴿子、鳥、鷦鷯的合唱以及其它鳥鳴的音浪;而現在一切聲音都沒有了,只有一片寂靜覆蓋著田野、樹林和沼澤。

「天地有好生之德」。山青水秀,鳥語花香是人們所追求和向往的生活環境。早在戰國時期,《呂氏春秋》中就提出了保護自然生態的條文,例如:孟春之月,禁止伐木,無覆巢,無殺孩蟲、胎夭、飛鳥,無麛無卵;仲春之月,無竭川澤,無漉陂池,無焚山林;孟夏之月,無伐大樹,…… 驅獸無害五谷,無大田獵……

千百年來,我們一直遵從著祖先的教導,護生、愛物,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,生活了一代又一代。

然而,祖先沒有想到,時隔兩千多年後,人們發明了殺蟲劑,為了得到眼前利益,竟置自身的安危於不顧,到處濫用這些致命的化學藥品。

在農村,多數人家里都存放著幾種農藥,人們談論著在農田、菜園、果園中的使用配方,隨意地噴施,并任由它們隨著雨水和空氣中的微塵,降落在地面上,停留在土壤里,然後隨著水的流動,不斷地轉移到山川、河流、大海,甚至遙遠的南極。它們進入到森林、草原和莊稼地里,伴隨著生命的鏈條進行傳遞,進入到昆蟲、鳥類、魚類、爬行類、家畜、哺乳類的體內……引起一連串的中毒和死亡的遷移。人類,也已經成為殺蟲劑與毒藥的受害者,它們就像火山一樣蟄伏在人體內,直到身體承受不了重壓之時,驟然爆發為致命的疾病。

這仿佛就是傳說中的魔法,魔瓶一打開,所有的生靈頃刻間就會喪命。昆蟲咀嚼著賴以活命的一片樹葉,幾分鍾後卻僵直死去;跳蚤不小心叮咬了一只抹過藥水的狗,就會馬上死去;蜜蜂采回有毒的花蜜,釀制出有毒的蜂蜜;農藥培養出千奇百怪的具有抗藥性的蟲子;青翠欲滴的蔬菜,人們在吃之前會打個問號:有沒有噴過農藥?……現在,真的是草木皆兵。

自然界本來就是一個整體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貪欲使我們的智慧蒙上塵垢。在試圖殺死所有影響人類活動的生物的同時,地球失去了清潔的水和空氣,失去了健康的土地,失去了安全的食物。最後,釀成的苦果還要自己咽下。難道,我們真要迎來寂靜的春天?

後來,聽到老師講的一則故事,給了我深刻的啟發:

有一個人買了一片楊樹林,楊樹上生了很多毛毛蟲,它們成群住在一起,不到半天工夫,一棵楊樹的葉子就會被毛毛蟲吃光。這個人相信真誠心能夠感動一切生物,於是請來許多朋友幫忙,一起對著樹上的毛毛蟲講話:親愛的毛毛蟲,我們不想趕走你們。但是這樣下去整個樹林會被吃光,所以我們誠懇地請求,你們能否分散到每一棵楊樹上。就這樣,三天後奇跡發生了,毛毛蟲集體離開了這片樹林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仁者無敵。一花一世界,一沙一乾坤。當我們仁慈地對待一切生物時,就是在善待自己,就是在呵護我們的生活環境。

地球,在浩瀚的宇宙中,宛如一顆璀璨的藍寶石,凝聚了多少蒼生美好的祝愿。當我們仰望藍天時,祈愿能生起心包太虛的胸襟,共同關愛一切的眾生。

 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