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德育故事-八德夜話

 

 

 

 八德故事集第  

緹縈上書

《德育故事》白話解

 

緹縈,復姓淳于,是淳于意的小女兒。淳于意是西漢臨淄(今山東淄博)人,曾任齊國的太倉令,人稱倉公。年輕時,淳于意便喜歡鑽研醫術,四處求教名師學醫,後來拜公孫光與陽慶為師,學習古典醫籍和治病經驗,醫人無數,成為當時有名的醫生。

由於淳于意喜好醫學,不喜經營家計,便辭去太倉令一職,又將戶籍遷寄在親戚、左右們的名下,使得王公大臣等難以找到他。當時的趙王、膠西王、濟南王、吳王都曾派人來請他去治病,淳于意恐怕王公大臣們會給他一官半職,反而拘束他的行醫自由,因此都未前去,也由此得罪不少王公貴族。

文帝四年,有人上書控告淳于意醫死人,按其罪,當押往長安受肉刑。淳于意得知消息非常驚訝,在被捕時,他懊惱不已又苦無辦法,便對著五個女兒生氣地罵道:「可惜我只生了女兒,沒有兒子,到了緩急需要用人的時候,竟沒有一個可以幫我的啊!」

緹縈當時年紀還很小,看到父親被押解走,內心很焦急,聽到父親既感慨又責罵的話,更是難過不已。她心想,父親行醫數載,救人無數,為療百姓疾苦不辭辛勞,如今卻要被押往長安遭受肉刑。一旦父親受了肉刑,他今後的日子要怎麼過?父親如何能承受這個打擊?雖然自己沒有兄弟,但危難之際,女兒也可以為父親挺身而出啊!因此,緹縈暗下決心,一定要隨父親同往長安,儘自己的能力救護父親。

緹縈救父心切,馬上前往官府向官吏們請求,希望能與父親同行。官吏們起先不肯答應,畢竟押解犯人有諸多不便,而且一路有許多辛苦,路途遙遠,緹縈身為女子,年齡又小,怎能有體力隨行。然而緹縈一再苦苦相求,聲淚俱下,官吏們看到緹縈那至誠的孝心,深受感動,便答應了下來。

一路上,緹縈與大家一起餐風露宿,風雨無阻。小小年紀的她,不怕長途路險,鞋磨壞了,腳也腫了,還蹭破了皮,她也不吭一聲。沿路,緹縈用心照顧著父親,跟隨著大家一起前進,這讓押解的差吏們感嘆不已。

到了長安以後,緹縈為救父親,想了許多方法。最後,她自己寫好文書懇請上呈給皇上,情願自己去給官家做奴婢,以此來贖父親的罪。

上書中說道:「小女的父親淳于意,曾為太倉令,人人稱贊他清廉公正。如今,卻遭罪要受肉刑,小女切痛死者不能復生,受刑之人被割去鼻子或斬斷其趾,也無法恢復,縱然想要改過自新,也已經沒有辦法了。小女子情願獻身做官婢,來代父贖罪,使他可以自新。」

當時的皇帝,是有名的仁孝皇帝——漢文帝,宅心仁厚。漢文帝看了緹縈的上書,受到震動,想不到緹縈小小年紀,身為女孩,竟能長途跋涉跟隨父親到長安,還自願為婢來代父贖罪。文書中,緹縈提到的肉刑之過,說得也是在情在理,這讓漢文帝感慨不已,體恤到百姓的疾苦,漢文帝便下詔說:

「朕曾聽說,在有虞氏時,衣服帽子上做些異處,已算是大刑了。人人覺得如此是羞恥便不敢犯罪,真是太平的治理啊!而如今,刑罰有肉刑五條,奸邪卻不能制止,其過咎在哪兒?難道不是朕德薄,施教不明所致嗎?朕甚為慚愧,施政教治不好,使人民無知犯下罪過,受到刑罰。《詩經》有言:『愷悌君子,民之父母』。然而如今人有過錯,還未加教導,刑法已經加施在身上,就算想改過向善,也沒有退路了,朕覺得很是可憐。如今的刑罰中,有斷肢體、刻肌膚之類,一旦受了就難以恢復,終身受罪,這是何其的痛苦而失仁德啊,這些難道能稱得上是為民父母的意思嗎?」

如此,漢文帝便下令減輕刑罰,除去了肉刑。百姓們聽聞消息後,都歡呼雀躍,稱贊漢文帝仁愛。淳于意因此也便免了刑,得到了釋放。

之後,漢文帝召見了淳于意與緹縈,得知淳于意是一位醫術高明又喜歡自由的名醫,內心很喜歡,相談甚歡。等到淳于意與緹縈回到家鄉後,緹縈上書救父的事,也便傳為了佳話,鄉人們嘖嘖稱贊。

緹縈為一介女子,但在父親遇難時能挺身而出,上書感動漢文帝廢除肉刑,不僅救出父親,也幫助百姓免受肉刑之苦,她的孝心與智勇雙全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。漢朝班固也有詩稱贊緹縈說:

三王德彌薄,惟後用肉刑。

太倉令有罪,就遞長安城。

自恨身無子,困急獨煢煢。

小女痛父言,死者不可生。

上書詣闕下,思古歌雞鳴。

憂心摧折裂,晨風揚激聲。

聖漢孝文帝,惻然感至情。

百男何憒憒,不如一緹縈。

緹縈身為女子,雖小小年紀,然其大丈夫氣概,可謂毫不遜色於男子啊!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

www.dfg.cn

上一頁//下一頁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