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德育故事-古典故事

 

 

 

 

 古典故事

 

枕稻藁而臥(不放逸)

 

佛陀和他的弟子們停留在毗舍離的大林精舍的時候,因為精舍講堂的屋頂,聳立著尖塔,所以以堂閣講堂而聞名。

毗舍離為跋耆連合的首都,南隔恆河和摩羯陀國接連,西和拘薩羅國的勢力範圍毗連,也就是挾在當時的兩大王國之間。毗舍離雖不斷受兩大王國威脅,但由於善於運用會議政體,以致得以保全獨立。

有一天,佛陀召集弟子們,贊美毗舍離的人民道:

「比丘們呀,這裡的人民,夜枕稻藁而臥,清晨就起來,熱心於各人的任務。所以摩羯陀國的阿闍世王,雖窺視這個國家,終不得機會而入。」

「比丘們呀!如果將來他們墮入柔弱的生活,枕羽毛,寢於柔軟的臥床,而睡至太陽高升的時候,將是阿闍世王侵攻這個國家的適機了。」

這不僅僅對毗舍離的人而言,佛陀接著說道:

「比丘們呀!現在你們也枕稻藁而臥,不放逸心,熱心努力於應該做的事情,所以惡魔想侵入你們的心,也不得其機而入。」

「但是,如果將來你們墮入柔弱的生活,臥於柔軟的寢床,枕羽毛,睡至太陽高升時,那個時候,惡魔將立刻得到侵入你們心裡的機會呢!」

佛陀和他的弟子們所形成的共同團體,也就是佛教教團。佛陀將它叫著僧伽。僧伽的語源出於像毗舍離的人民所有的政治體制,也就是會議的政治體制之意。亦即毗舍離的人民有自己的僧伽,而佛陀和他的弟子們亦為僧伽之一員。所以「枕稻藁而臥」的毗舍離人民的繁榮,對佛陀和他的弟子們來講,也就是自己的繁榮。

相應部經典‧二○‧八‧藁

雜阿含經‧四七‧一二‧枕木

——敬摘自《佛陀的一百個故事》

佛陀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,他能隨時隨地觀機逗教,應機說法,契機契理,啟發人的智慧。這篇《枕稻藁而臥》的副標題是「不放逸」,告訴我們人生的修學要精進不懈,要給自己創造艱苦的條件,以此警誡、提醒自己,不可讓享樂放逸的思想侵入頭腦,而毀掉光明遠大的前程。

佛陀和他的弟子們講學過程中,會經過當時周邊許多國家。其中有一個小國毗舍離,夾在兩個有勢力的大國之間——南隔恆河和摩羯陀國接連,西和拘薩羅國的勢力範圍毗連。這兩個國家都有侵佔毗舍離之心,但卻一直沒有實現。

一個弱小的國家,卻能善於運用會議政體,使自己得以保全獨立,令全國人民有安全生活的保障。

那麼,這樣的安全,其根源來自哪裡呢?

原來,「這裡的人民,夜枕稻藁而臥,清晨就起來,熱心於各人的任務」。所以,有著「雄心大志」的摩羯陀國的阿闍世王,「雖窺視這個國家,終不得機會而入」。

各人盡其本分,不放逸,這就是一個國家能安定屹立的根本。

而「放逸」的內容是什麼呢?我們來看:

「墮入柔弱的生活,枕羽毛,寢於柔軟的臥床,而睡至太陽高升的時候。」

原來放逸的心理,來自於享樂的生活。

頭枕羽絨枕,臥床柔軟,睡在上面,是多麼「舒服」啊,於是懶洋洋地不想起床,即便太陽升高了依然如故。

不起床,就不願意幹活。不願意幹活,就會產生懶惰、依賴、懈怠、鬆弛、無聊、貪婪、瞋恨、嫉妒、愚癡、傲慢……種種不良惡果。

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,放逸了,那麼,「將是阿闍世王侵攻這個國家的適機了」,會導致國破家亡。

同樣,堅守我們身心真理之道的城池,亦須時時刻刻保持高度警惕,勇猛精進,固若金湯,才不會讓邪魔外道入侵我們的頭腦。

身心是合一的,心靈的修養,必須藉身體承受艱苦生活條件之助。譬如,松樹在岩石縫裡,頑強地尋找生命之源,在粗硬的岩石中汲取生長所需的養分,終於長成四季常綠的青松。「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。」而那溫室裡的花朵,卻無法經受一點點室外的寒風冷雨,一夜之間便花殘葉敗,甚至夭折。

所以,讀了這個故事,我們可以靜觀己身,來為自己選擇人生的內容,並隨時警惕,生活中是否會給惡魔侵佔身心。

 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

www.dfg.cn

 

上一頁/下一頁

 

 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網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