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家庭教育

 

 

誰扼殺了赤子之心

 賢明的家長們,務請留心細看,這將會改變您孩子的一生!

羅曉南博士/世新大學

 

  他們在電子文化下成長,他們過早介入成人世界的敗德喪行,他們喪失了培養「自制力」「是非心」的階段,目前這些震駭人心的青少年事件,恐怕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最近幾年新新人類中頻頻傳出一連串震撼人心的犯罪事件,其中最令人懮心與困惑的是:何以小小年紀就會有如此沈重的煩惱惡習?他們多未成年,但犯罪之殘暴程度不輸成人,且往往毫無悔意。

  對於此一現象,學者專家們提出了許多解釋:陞學主義、缺乏人文教育、社會風氣敗壞、缺乏道德感、罪惡感,....等。然則有一項筆者認為重要的因素并未被提及:新新人類都是在電視、電子媒體資訊侵染下成長的一代,他們幾乎沒有什麼「童年」,過早地介入成人世界,去玩那些他們身心發展還無法負荷的成人游戲。

  根據傳播學者的研究,在電子媒體(尤其是電視)發展之前,兒童之社會角色和認同的發展要受限於他們所在的場所,通常是師長們所認定的適宜場所。而電視、電子媒體則使他們有機會(至少是「虛擬」式的)介入了成人間的互動,使兒童可以輕易地窺知成人世界的秘密,一覽其表面行為的「後臺」。在過去印刷媒體掛帥的時代,由於閱讀印刷文字需要讀寫能力,所以這部分的社會世界或「後臺」,對兒童而言是隱藏的、較不易接觸到的,兒童也因此相信成人(包括師長)有能力自我節制,他們比較能明辨是非。這種信念,學者們認為,有助兒童發展其健全的自我觀念,并因而培養其理性的能力,即或在面對困難時也能保有理性。然而現在的電視、電子媒體則使兒童和成人無區隔地暴露在同一社會情境中,兒童可以從電視、電腦中學到的不僅是補充了家庭、學校知識的不足,而且還包括了許多「反面教材」(如一時的「善有惡報」「惡卻有善報」、及大人們的「偽善」與無能),進而顛覆學校和父母在兒童早期社會化中的權威角色,最終則促成了「成人與兒童區隔的模糊化」,或「童年的消逝」。


   對於這種「早熟兒童」或「小大人」的現象,許多家長、學校往往視之為是孩子智力開發,或獨立自主的表徵,予以鼓勵甚且揠苗助長,但孩童過早喪失其「赤子之心」而有了取巧之「機心」的同時,也使他們失去了一個適應成人社會的準備階段,在其中,道德觀的建立尤其重要。

  在過去,童年期被視為是一種「修行」期,有助所謂「修道院效應」,而使吾人社會之人性傳統得以延續。通過對成人世界不良資訊的隱去,給孩童提供一個健康有序的成長環境,人們相信對一個尚未發展成熟的心靈而言,太早讓他們知道過多成人世界的暴力和「敗德喪行」乃是極不健康而且危險的。即或不得已也是以一種他們能接受的方式(例如童話中的「壞人」)來展現,一直要到兒童的「羞恥心」已轉化成為一系列的道德規范和穩固的道德觀,這時,他們才得以以一種有「自制力」的方式進入成人世界。

  而今天,在電腦、電子文化下成長的新新人類,當他們的「童年」心消逝或縮水後,他們也逐漸喪失了培養其自制力、「是非心」的階段,在面對成人世界的種種煩惱、挫折和困惑後,遂不免采取了某些極端、脫軌的行為,就此而言,我們的社會目前所面臨的這些震駭人心的 青少年事件或恐還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隨著信息科技的突飛猛進,尤其是電腦網絡的發展,當前青少年之道德成長受到電視、電腦、手機等電子載體干擾的這種處境,可謂更形惡化。面對這樣的情形,我們究竟如何對應呢?加速相關之信息立法,以減少青少年暴露在不當信息內容前之機會,自然是當務之急;而加強親子之互動,改善日異疏離之師生關系,以重建家庭及學校在兒童學習規范過程中之主導角色,亦不在話下;至於媒體自律以及成人世界之自清自律,亦殆無可避免。

  然則,在隔離、減少外在污染源的同時,任何有助兒童之自我「修行和陶成」,以增加其自身抗力的相關辦法,亦不應忽略。在此,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國傳統中對兒童之「童蒙養正」的教育:它主張童子在理解力尚弱,仰賴父母師長權威尚多,但記憶力強而涉世未深、心性純正之際,宜鼓勵他們多多讀誦圣賢經典,在其反復背誦中,不知不覺地將圣賢們光明正大之智能思想「內化」為其自身行事之準則。這種對兒童心性之潛移默化的辦法,在中國行之千年而效驗顯著,惟因近百年來西式教育之提倡,才逐漸式微、廢棄,然則,由於它顯然在對治當前,棘手問題方面似乎特別應機,又能順應國情且一向行之有效,因而值得吾人重新予以高度正視,對於關心我們下一代之教育問題的有心人士而言,切不可再像過去那樣,誤以為只是「死啃」、「填鴨」,而忽略這種可以深入吾人潛意識的直覺智能,對兒童心性涵養的潛移默化之功。

一九九九年桂月吳重德敬識

本文摘自報佛恩網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