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家庭教育

 

 

 

《閨訓千字文》

【說明】

閨訓:閨(讀gui歸),舊時女子居住的地方稱閨閣,此處借指婦女。訓,教導,教誨。閨訓,就是對女子的訓誡。《閨訓千字文》就是《女千字文》,二者原文相同,只有個別字的更改和個別語句的顛倒。因為年代久了,遺失了作者的姓名。作者,大約是明清時代人。此書是當時大量產生的《女兒經》之中的一種。現在,見到的是光緒年間吳兆桂、甄錫齡作序刊印的重刻本。

【原文?序】

蓋聞男正位乎外,女正位乎內,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,男教故重。而女教亦未可輕。故今國家之際,有圣母即有圣子,有賢婦始有賢夫。政治之本,萬化之原,皆系乎此,其教故不重歟?

但故有姆教,今則失其傳矣,雖縉紳先生家間有留意於此者,而鄉里中究屬寥寥。

身不修而家何以齊,家不齊而國何以治,國不治而何以平。

人心日薄,風俗日偷,職是故耳。

今之為父兄者,貧富不同尚知教其子弟,而女教一事罕有講者。

余以為天下故有悍妒之婦人,亦未始無賢德之女子;禮儀未明,何怪天性之日遠也。

茲有《閨訓千字》一書,其間教誨女子者由少及壯,有始至終,靡不具備,且其字句淺顯,人所易明。唯天下之為父兄者,多置一冊,思教其女,將見化行俗美,於世道人心大有裨益。

余久欲重刻,有志未遂,適與友人秀峰陳兄讀及此書,而欣然愿獨力付之剞劂,公諸同好。嗚呼,其亦樂善不倦之君子也!光緒戌申仲秋大興吳兆桂序,甄錫嶺書。

【正文】

凡為女子,大理須明;溫柔典雅,四德三從。孝順父母,唯令是行。問安侍膳,垂手斂容。言辭莊重,舉止消停。戒談私語,禁出惡聲。心懷渾厚,面露和平。裙衫潔凈,何必綢綾。梳妝謹慎,脂粉休濃。

黃昏來往,秉燭擎燈。閨房嚴肅,方謂賢能。勿效諂媚,毋縱驕奢。鹵莽浮躁,非人所宜。偶然獲咎,婉轉熟思。茍云已錯,推委則愚。聽話未真,豈可猜測。當察事務,百祥該知。通文達意,應變隨機。

揀柴執爨,煮茗焚香。補拆漿洗,繡鳳描凰。針線精致,裁剪審詳。最忌懶惰,活計匆忙。紡績粗率,骯膚腌臟。發蓬鬢垢,氣蠢形慌。東村西舍,串遍街坊。詼諧嬉謔,道短說長。欺壓弱幼,忤逆爺娘。臉橫暴厲,腹隱豪強。喜笑喧嘩,忿怒激揚。抗違訓誨,傲慢矜張。爭奩競產,罔顧羞惶。

又有下等,故作輕狂:妖冶打扮,艷麗衣裳。弄帶掀唇,銜袖托腮。畏狐懼鬼,樂禍幸災。高啼低嗽,假怕虛哀。偷觀斜視,性僻情乖,殊失閫范,淫賤之材。

及笄與歸,綱紀攸關。前生夙分,今世姻緣。敬奉公婆,戲彩承歡。攙扶侍侯,納錠縫連。進服獻履,引扇加綿。調和五味,捧遞羹餐。緩急答對,焉敢侮訕。欽尊姑舅,更勝椿萱。

夫妻匪易,契注朱繩。冰媒月妁,兩性相逢。位法天地,藹睦謙恭。敦質立品,貞烈咸稱。贊功警過,化俗移風。仰仗企望,苦共甘同。庸癡丑陋,富貴貧窮。胎元造定,星命排成。饑寒固守,寵辱無驚。牝雞司晨 ,刁悍傳聞,愧增宗祖,臭遺鄉鄰。請依所論,如鼓瑟琴。

設遇不測,中路離群,悲泣慟切,涕泗沾襟,俠腸鐵膽,玉碎珠沈,捐軀殉役,雖死尤存。

伯叔姊妹,兄弟甥侄,瓜葛誼眷,緦麻期衰,親疏遠近,周恤提攜。殷勤暢敘,酬酢報施。御奴使婢,兼寓恩威,仁慈寬恕,賞罰箴規,興利除弊,杜漸防微。諒度差譴,斟酌指揮。內外感佩,巾幗須眉。

鞭笞杖撻,凌虐苛求,酷刑慘拷,匿恨挾仇。巨族勛戚,姬妾多繁。量宏意美,原宥海涵,刻毒嫉妒,吵鬧難堪。暗遭唾罵,自覺汗顏,居稠處眾,靜穆醇良 。

收拾物件,照料田場。豬羊牛犬,修廄圈墻。孳牲牧放,喂秕飼糠。耕耘餉饁,謀儲稻梁。

金銀泉幣,寄庫堆倉。紗羅絲絹,貯柜盛箱。油鹽醬醋,罐甕封裝。檢點篋笥,曬晾書章。俾免拋棄,鼠竊蟲傷。樓臺亭榭,屋宇庭堂,灑掃污穢,擦撣含光。載植樹木,討究蠶桑。布帛取資,織染弗荒。去奢尚儉,計算絀余。先籌預備,撙節費糜。年積日累,展業榮基。操持井臼,起早眠遲。寸陰荏苒,空負吁欷。

宴賓集客,款曲盤桓。婚喪吊賀,禮數優全。整頓器皿,擺列華筵。肴饌豐盈,蔬菜新鮮。挈壺勸飲,酒飯頻添。貪鄙嗇吝,惹恥招嫌。僧尼覡巫,拒絕回避。信邪賽會,鎮魔魘魅, 冥譴折福。雷霆誅罪,險哉若輩 ,狡詐偽訛,騙財蠱惑,褻瀆神佛。倘被蔽混,致玷青白。

劬勞乳哺,贍(豢)養嬰兒,繃襁沐浴,偎就乾濕,體貼飽暖,驅蚊捉虱,發瘢串疹,配藥延醫。童蒙初啟,諸藝嫻習。始教揖讓 ,繼導忠直。希師覓友,開講擬題。誦讀孔孟,吟詠經詩。爰崇斷杼,隸仿畫荻,顯登科甲 ,國治家齊。

婚擇佳士,婦選淑姿。一般骨血,莫較庶嫡。偏憎溺愛,悖矣謬極。

予撰此篇,限用千字。試佐坤儀,稍申裨益。愿彼後學,爾其勉力,壽享遐齡。

 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