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時尚話題-節日

一年一度的春節,是華人最重大的傳統節日。寫春聯,貼春聯、賞春聯又給佳節平添了幾許文化韻味。春聯中或寄予人們對來年和順祥瑞的期盼、或明示新年伊始的立志圖新、或是對世事變換的精練概括……別小看這春聯,其佳篇中蘊含的道理,值得我們細細地體味。

值此新春佳節到來之際,摘取了幾副吉聯作為大方廣網站的新春獻禮,祝福大家誠敬謙和,歲歲平安,仁義禮智,年年如意!

  「門心皆水」,《漢書?鄭崇傳》:(趙昌)知其見疏,因奏崇與宗族通,疑有奸,請治。上責崇曰「臣門如市人,何以欲禁切主上?」崇對曰「臣門如市,臣心如水。愿得考覆。」後以「臣心如水」喻為臣者廉潔奉公,心清如水。亦用為清靜自如之喻。上聯化用此典,刪去「如市」的內容,將兩句縮為一句,意為無人前來請托,使得門如水一樣清靜,心如水一樣清澈,表達自己清廉為官的心愿。
  「物我」,外物與己身。《列子?楊朱》「君臣皆安,物我兼利,古之道也。」下聯「物我同春」推己及人,推人及物,借與萬物同享春天溫暖之喻,抒發兼濟天下之志。既是作者關情萬物襟懷的坦露,又恰切生動地緊扣了迎春的立題,字里行間洋溢著歡度節日的喜慶氣氛。
  此聯凝煉高雅,富有哲思,既切新春喜慶之旨,又含祝禱國泰民安之意,表現了儒家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的道德理想,以及關情萬物的博大襟懷,讀來暖人肺腑。
  作者小介:彭元瑞(1731-1803),字掌仍,一字輯五,號云楣,江西南昌人,清乾隆進士。由編修人直南書房,歷工、戶、兵、吏部侍郎,官至工部尚書。嘉慶間修《高宗實錄》,充總裁。卒贈協辦大學士,謚文勤。著有《恩余堂輯稿》、《五代史輯注》等。此為所居之宅譔寫的春聯。

  林姓在中國姓氏人口中居第十六位,尤以福建、廣東、臺灣三省最多。此為林姓春聯。
「十德」,古稱玉有十種特質,因用以比喻君子的十種美德,即仁、知、義、禮、樂、忠、信、天、地、德。語本《禮記?聘義》。「福乃大」,即大福。楊炯《盂蘭盆賦》「明因不測,大福無邊。」上聯說林氏始祖林堅三十四代孫林皋,居九門(今河北?城西北),戰國時為趙國宰相,生有九子,都德才兼備,人稱「九龍」。林皋也因此被譽為「九龍之父」,其家被贊為「十德之門」。「十德」也成為林姓的主要堂號。林堅八十二世孫林祿曾任晉安(今屬福建)太守,其後代子孫遍及福建、廣東、海南、浙江、臺灣等地。
  「千仞」,古以八尺為仞。形容極高或極深。《莊子?秋水》「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,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。」下聯用民族英雄林則徐《自勉》聯中「壁立千仞,無欲則剛」句。林則徐以此為喻,勉勵自己要拋卻私欲,做個勇敢堅強、剛正不阿的硬漢。林則徐自奉清廉,政績斐然,尤以禁煙堅決而為人欽敬,他的確是林姓家族的驕傲和光榮。
  十德千仞,凝鑄深情。先祖遺風,世代傳頌。脫化舊作,古為今用。神思飛揚,意象生動。雖為春聯,卻如箴銘。激勵後繼英才,繁茂如林!

  相傳王曦之喬遷新居後,相繼寫過兩副門聯,皆被喜愛他書法真跡的人於半夜揭去。眼看除夕已至,王夫人急得催他再寫一副春聯。王曦之略一沈思,嘻笑著取過文房四寶,當即寫好。只見他將寫好的春聯用刀裁下一截,掩在書卷之中,然後讓兒子獻之把留在案上的拿去貼出。即此八個字。
  劉向《說苑?權謀》「此所謂福不重至,禍必重來者也。」後成為俗諺,多作「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」謂幸運事不會連續到來,禍事卻會接踵而至。
  這半截春聯貼出之後,誰也不愿意自付晦氣,所以眼瞅著這八個字寫得蒼勁雄渾,也沒有人敢揭來自用了。同時人們也感到納悶,王曦之這是怎麼了,竟然用這樣不吉利之語作為春聯。誰知初一清晨再看時,這副聯變成了:

  作者小介:王曦之(321-379),字逸少,東晉瑯邪臨沂(今屬山東)人。曾任右軍將軍、會稽內史。世稱王右軍。後辭官,居會稽山陰(今浙江紹興)。工書法,博采眾長,創造新體,自成一家,後世尊為「書圣」。

  過去有個讀書人,平日里大手大腳慣了,錢一到手就花個精光,逢年過節時常常是捉襟見肘,阮囊羞澀。這個春節,他手頭又是所剩無幾,除了湊合著能揭開鍋外,再也沒有寬裕錢去購置年貨。過分的虛榮使他怕被鄉親們笑話,於是寫了這副冠冕堂皇的春聯,用來掩飾自己的拮據。
  「節儉」,節約儉省。《史記?平津侯主父列傳》「蓋聞治國之道,富民為始;富民之要,在於節儉。」的確,節儉樸素,人之美德,節以寡營可以立身,儉以善施可以濟人。
  「淡泊」,恬淡寡欲。蘇軾《趙德麟字說》「今君學道觀妙,淡泊自守,以富貴為浮云。」的確,平易恬淡,則懮患不能入,邪氣不能襲,故其德全而神不虧。
  鄉親們知此人底細,便湊了些年貨給他送去,并在他的上下聯前各加一個字,變成:

  改後的「淡泊」,意為清貧。王冕《江南婦》詩「江南婦,何辛苦!田家淡泊時將雨,敝衣零落面如土。」讀書人深為鄉親們的捐贈而感動,「早」、「免」二字的增添,也讓他極受刺激與教育,從此刻苦讀書,節儉行事,如同換了個人一樣。

  相傳某年除夕之前,康熙皇帝命李光地寫「一百春聯」。李不敢推辭,然時間太緊,為此有些犯難,因愁慮而更不得靈思。恰好他的弟弟李光坡來京,聞聽此事,愿為其代勞。李光地知弟弟才學,便交由他去做。誰知除夕夜康熙要御覽這「一百春聯」時,呈上的卻只有此聯一副而已。李光地戰戰兢兢,等候圣上譴怒。誰知康熙看過,哈哈大笑,極贊「奇才所為」。
  「七十二大賢」,即「七十二賢」。對孔子門下才德出眾學生的美稱。「賢賢易色」語出《論語?學而》,指重德而不重貌。「二十八星宿」,指我國古代天文學家把周天黃道的恒星分成二十八個星座。「宿宿皆春」,即每個星宿都在迎賀新春。另外,古代又以「二十八星宿」指東漢中興二十八將。故上聯暗寓文官,下聯暗指武將。
  「七十二」加「二十八」,合為「一百」,也即「一百春聯」。巧用數字,討得圣歡。雖為戲說,也是一例聯壇趣話。
  作者小介:李光坡(1651-1723),字皋軒,號茂夫,福建安溪人。清廩膳生。家居不仕。著有《周禮述注》、《禮記述注》、《儀禮述注》等。其兄李光地(1642-1718)為康熙進士,官至文淵閣大學士。以崇信程朱理學為康熙帝所信任,號為名臣。

摘自《迎春吉慶聯》

前頁 後頁

 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