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山流水

 

伯牙撫琴圖

清朝 丁觀鵬

 

も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も

古琴曲:《高山流水》賞析

「相識滿天下,知心能幾人?」這是傳世古琴曲《高山流水》留給人們的無盡感慨。這首雅韻超俗的琴曲,記述的是俞伯牙和鍾子期相識相知的感人故事。

俞伯牙是春秋時代晉國的大臣,著名的音樂家,善彈古琴。荀子說:「伯牙鼓琴,六馬仰秣。」伯牙彈琴樂聲美妙,連馬也停食傾聽。荀子盛贊他高超的琴藝,是積學而得以成就的。

伯牙曾受教於成連先生,十分用功,苦練琴藝,但卻難以真正領悟古琴的內韻和精神。於是老師帶他到海上的蓬萊仙島中求訪高人,爾後孑然離去。伯牙孤身一人置身於波瀾壯闊的大海之中,驚濤拍岸,海天一色,眾鳥齊鳴。伯牙感到心曠神怡,頃刻間靈感如湧泉般噴薄而出,他即興奏起了《流水》一曲,山水靈動,韻致脫俗。這纔領悟到山川靈秀、天籟之音,正是自己最好的老師,從而成為了天下鼓琴高手。

伯牙初遇隱賢鍾子期,兩人說話甚為投機。伯牙彈奏古琴,其意在高山,子期說:太美妙了,這首曲子所彈奏的正是高山的巍峨壯闊,這是仁者渾厚大氣的胸懷。伯牙又彈奏了另外一首琴曲,其意在流水。子期說:妙不可言啊,此曲所表現的是流水的流暢靈動,波瀾起伏,這正是智者所樂之水。把琴曲幽微精妙的意旨一語道出,子期成為了與伯牙心心相映的知己知音。

然而不幸的是,子期很早就去世了。伯牙得知這個消息之後,悲痛萬分。他來到了鍾子期的墓前,割斷了琴弦,雙手舉起這三尺瑤琴,將它用力地摔碎,從此終身都不再彈琴,因為在這個世上,再也找不到知音的人了。正是所謂「摔碎瑤琴鳳尾寒,子期不在對誰彈。春風滿面皆朋友,欲覓知音難上難。」

明代兵部尚書戴金說:「亭載知音佳話,典羞勢利小人。」在我們人生漫長的旅途中,多少人和我們擦肩而過,然而舉目四望,卻多是勢力之交、利益之交。有幾個人能和我們真正志趣相投、心息相通?想來真是難上又難。縱使有幾位知心的摯友,卻又往往是天各一方。「舉世知音更有誰」,所說的正是人生愁苦無奈的悲懷。

相知有這樣幾種類別:「恩德相結者,謂之知己;腹心相照者,謂之知心;聲氣相求者,謂之知音,總來叫做相知。」(《警世通言》)高山流水的知音,相識相知,心照不宣,是人生的美好伴侶。肝膽相照的知心,在困難與危亡之時,猶然能夠患難與共、相扶相持,這是能夠托以重任的忠義之人。恩德相交的知己,曉我以做人的道理、人生的道義。相互砥礪、相互成長,共同成就生命的意義。

琴曲《高山流水》千百年來膾炙人口,近代的古琴演奏家管平湖先生,曾經用一把宋代的古琴「鳳鳴」演奏《流水》,被錄入 「地球之音」金唱片,並由美國旅行者號宇宙飛船帶入了太空中。這張可保存上億年的金唱片,晝夜不息地響徹在宇宙之中,代表著人類去尋找知音。

古琴是中國文化傳之悠遠綿長的載體,「清奇幽雅,悲壯悠長」,琴歌雅韻,萬世傳唱不絕。至聖孔子,無論是杏壇講學,甚至陳蔡絕糧之時,都操琴弦歌不絕。魏晉的嵇康盛贊古琴是「眾琴之中,琴德最優」。故古琴彈奏時有所謂七不彈:聞喪者不彈,奏樂不彈,事冗不彈,不淨身不彈,衣冠不整不彈,不焚香不彈,不遇知音者不彈。這是古人教學修心養性的絕好方法,盡善而盡美。

古琴曲具有端正人心的社會作用,防止人們邪思淫念,長養浩然之氣,培養良善的性情。因此我們聆聽《碣石調•幽蘭》、《流水》、《廣陵散》等古人傳下來的琴曲時,總能感受到心地清淨無染,心胸博大寬廣。靜夜聆聽太古的遺音,不禁思接千載,縱橫萬里,用琴曲與古人心心相映,共同體會古聖先賢大愛無疆、德侔天地的偉大胸懷。

 

 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    
www.dfg.cn

<返回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