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宗教教育-因果教育

 

 

 


四大假合

釋迦牟尼佛的弟子「離婆多」尊者,在未成道前,有一天,因急於趕路而錯過旅店,只好夜宿空亭。到了半夜,忽有一小鬼背負個死屍而來。隨後有一大鬼追趕而來,怒氣衝衝的向小鬼質問:

「這個死屍是我發現的,你為什麼要偷走?」

說著,就動手要來搶回死屍,小鬼不給,於是二鬼各執死屍一手,相持不下。

這個時候,小鬼忽然發現亭內有一個活人在,所以就向大鬼建議說:

「這亭內另有一個活人在,我們可以請他來評評理,看這具屍體應該是屬於誰的?」此時的離婆多,已被眼前的景況嚇得半死了,現在竟然要請他作證,他心裏想:

「若說是小鬼帶來的,大鬼一定會對我不利,但若說是大鬼搬來的,又與事實不符合,真是左右為難!」只好戰戰兢兢的指著小鬼說:

「我不曉得原來是誰的,不過,剛才是他背進這亭子來的。」

這樣的回答,當然惹得大鬼的大怒,隨即將離婆多的右臂拔下。此時,小鬼看到離婆多因為不畏大鬼而做了實證,實在過意不去,就取了死屍的右手,給離婆多接補上去。大鬼看了更生氣,便折了離婆多的左手、右腳、左腳,甚至頭、身體全部折下來;而小鬼也從死屍上,一一地折下,替離婆多一一地補上。然後大小兩個鬼,拾起地上從離婆多身上折下的肢體,爭先恐後地吃個淨光。

此時的離婆多,生了大煩惱,遂懷疑自己這身體是不是還是我?若說是,卻明明看到自己的身體被那個大鬼拔去吃掉了;若說不是,自己卻還活著,手足都能隨自己的意思運動著。於是逢人便問:「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手腳?還有沒有我的存在呢?」

此時,有一比丘經過,看到離婆多這種情形,知此人機緣成熟,遂陪他到釋迦牟尼佛處,佛陀告訴他:

「我們的身體,本是父母的遺體,暫假和合用而已。」

離婆多遂因此而悟到:「人身四大假合」的道理而證得阿羅漢果。

附註:

您我這個身體,只不過是父精母血四大假合而有的,暫借我們用一用,百年後就只白骨一堆;可是一般人,寧願花上千金,刻意來打扮這個幻軀,其實這個身體,內藏大小糞便,外流臭汗與涕唾,有什麼可愛之處?或為了自己口腹,殺害珍禽異獸來進補,他那裏知道,再怎麼好看的菜餚,也只不過在口舌三寸間有感覺,再往下一送,說不定因過度的暴飲暴食,而引起腸胃病;何況動物在被殺時,所產生的驚慌與恐懼,會分泌出毒素,吃了容易造成暴戾之氣。

古人有句話說得很好:「食前方丈,只求一飽;廣廈千間,不過六尺。」粗茶淡飯也可以過一天,何必一定要去殺生造業呢?正是:「千百年來碗裏羹,冤深似海恨難平;欲知世上刀兵劫,但聽屠門夜半聲。」若再反觀一下:「血肉淋淋味足珍,一般痛苦怨難伸;設身處地捫心想,誰肯將刀割自身。」

——敬摘自劉發泉先生《但盡凡心》

 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相關鏈接:
 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

www.dfg.cn

 

 

  


當前位置:首頁-宗教教育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網 恭制
 

   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