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宗教教育-因果教育

 

 

 


應無所住而生其心

在流通本的《六祖壇經》「行由品第一」中,記載著六祖惠能,因送柴至客店,得錢出門時,見一客誦經,惠能一聞經語,心即開悟,遂問客誦何經?客告知是《金剛經》。這是六祖惠能第一次聽到《金剛經》中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心即開悟的悟境。

惠能得一客十兩銀子的資助,安頓家中的老母后,隨即到黃梅參禮五祖弘忍,五祖問遠來為求何物?惠能答說:「惟求作佛,不求餘物」。五祖故意取笑他,南方偏遠落後地方的人,也想來求作佛,口氣未免太大了。惠能卻正經八百回答說:「人雖有南北,佛性本無南北。」這是六祖惠能第二次說出他自己的悟境。

後來,弘忍大師為傳衣缽,命門人作偈來,誰能徹底了悟的,即傳祖衣為六代祖。兩榜進士出身的第一大弟子神秀在南廊壁上作偈,呈心所見,偈曰: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;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惠能是經由一位小童子口中,得聞此偈,心知此偈並未見自本性,故請一位別駕(官名)在旁邊也為他寫上一偈: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;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」這是六祖惠能第三次表達出自己的悟境。

次日弘忍大師潛入碓坊,看見惠能大師腰石舂米,說:「求道的人,為法忘軀,是應當這樣的。」又問說:「米熟了沒?」惠能大師說:「米熟久矣,猶欠篩在。」弘忍大師即以杖擊碓三下而去,惠能即會祖意,三更入祖室。弘忍大師為他講解《金剛經》,至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處時,言下大悟,遂告訴五祖說:「何期自性本自清淨,何期自性本不生滅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無動搖,何期自性能生萬法。」這是惠能大師第四次表示他自己的悟境。

在四會避難獵人隊中,一者,惡人追尋不易察覺到惠能會躲在獵人隊中;二者,自己潛行密修了十五年,反復修行印證已至圓滿地步,應該出來弘法了。才到廣州法性寺,見二僧因風吹旛動而爭:「風動或旛動?」惠能大師告訴他們說:「不是風動,也不是旛動,而是仁者心動。」這是惠能大師第五次表示他自己的悟境。

此後,六祖惠能即大開方便之門,廣度有緣眾生,也正式公開接下禪宗第六代祖師這個位子了。

在接引眾生裡,以「機緣品第七」中,臥輪禪師對惠能大師說:「臥輪有伎倆,能斷百思想;對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長。」 大師知臥輪尚未開悟,遂以臥輪禪師的詩偈,加以修正開示說:「惠能沒伎倆,不斷百思想;對境心數起,菩提作麼長。」這與前次對神秀所作的詩偈,加以一轉,便成徹悟的悟境,有異曲同功之效,但其悟境卻有天壤之別。

附註:

對於《金剛經》上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句,有兩種的解釋,一是:不要執著於過去的任何情境,而生喜惡之心。就有如一位老太婆,每想起她小時當童養媳,被婆婆打罵的情景,便不由得淚流滿面,但那已是四五十年前的事,她仍執著不忘。另一是:應無所住,即是空去一切的妄想執著(真空);而生其心,是生起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心,而廣度一切眾生(妙有)。

前面一連串的片段敘述,是為了說明六祖惠能大師,對於《金剛經》上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領悟及修證的過程。

首先,六祖惠能在聽到客(不知名)誦《金剛經》中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心中即已開悟,但自己不敢肯定自己的悟境是否正確?急想請有道之士來印證。等到了東山道場,見了五祖弘忍又說出「人雖有南北,佛性本無南北」,想得到五祖的印證,因礙於情境,五祖未能表態。等到神秀在南廊作詩偈,惠能有機會表達一下自己的悟境,究竟到何程度?沒想到被五祖用鞋子把它擦掉,還說:「亦未見性」。是否為了惠能的安危,故意說「亦未見性」,解除大家對惠能的戒心,以免產生敵意;或是惠能的這句詩偈,確實尚未真正的大徹大悟?最值得研究探討。但這究竟是屬於「悟境」的事,除當時五祖弘忍大師外,實在無人能真正了知。

在碓房裡,五祖問惠能:「米熟了沒?」惠能答說:「米熟久矣!只欠米篩來檢驗罷了!」由此可見,惠能當時尚未得五祖的親口印可。一直等到五祖親自為他講解《金剛經》,講到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時,這次才真正的大徹大悟。

「應無所住」是要了知「真空」,阿羅漢、辟支佛、菩薩等,亦各不同程度的「悟空」,但是「而生其心」,就是要「不盡有為,不住無為」,廣度一切眾生,那只有發大心的佛、菩薩,才能確實辦到的,也就是說,如果您能做到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即是一位發大心的菩薩了。

 

—— 敬摘自劉發泉先生《但盡凡心

 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相關鏈接:
 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 恭制

www.dfg.cn

 

 

  


當前位置:首頁-宗教教育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網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