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>> 生活学堂 每周经典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生园地

 
前往北京诚敬仁首页

第一次写书法作品

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,我在杨老师书法教室有了一次新的体验,就是写作品。其实对于别的同学,写作品可能是水到渠成的事,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写作品对于我的确是一件不寻常的事。

记得在今年年初时,我习练书法四个月的时候,郑老师就鼓励我写对联,我也积极的练习。但是心里挺抵触的,怎么看怎么觉得我写的难看,尤其是看到老师们写的字,我决定和郑老师商量是否可以不写,没想到郑老师爽快答应了,还说道:「那就让孩子写对联去送人,也很好呀。」(郑老师是让我的孩子安安写对联)嘿嘿,这次被我躲过去了。

第二次是林老师带安安写作品时,林老师对我说:「老师您也可以写作品呀。」我先是一愣,记得当时是这样回答林老师的:「老师,写作品压力太大了,我,我还是算了吧。」夏老师也对我说:「写作品也是对自己这段时间的学习的记录呀。」我哼哼哈哈的称是,就是不行动。嘿嘿,结果这次又蒙过一关。

这个暑假我一直陪孩子来杨老师书法教室练习书法,其实一直觉得我是陪孩子们去的,虽然也在一起学习,可是我是配角呀。一开始我陪孩子们来杨老师书法教室学习,孩子的爸爸就说我,等孩子的时间与其在外面闲逛,还不如干点有益身心的事。所以他提议让我和孩子一起习练书法。但是我心里盘算着,老师可不能太严格要求我哦,我和孩子们可不一样啊。我是成人,我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,我这把年纪也练不出什么了,来这里也就是休闲和提高心性的。老师不要逼我喔,逼急了我可不学了。但是孩子们可不能不学,我一直告诉孩子学习书法是一辈子的事。

假期中的一段时间,我们全家外出旅游,虽然没练习书法,但我还是经常上北京诚敬仁和大方广公益网的微博来学习,无意间看到李毅多老师发表的一篇博文《莫把「小资情调」当佛法》,李老师说这里的「小资」并不是指社会阶层,而是一种生活状态。我怎么看都觉得是在说我呢。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问题:要求孩子和别人按照圣人的标准,而要求自己却是得过且过。这不是完全弄反了么?而且我做什么事都是以一种「小资」的心态,根本不会认真深入的学习。我心中那种所谓的博爱和自在都是虚假的,都是不能触碰到隐藏很深的那个「我」字。难怪林老师教我写「我」字时,我几乎一遍就过。

回北京后我们又继续在杨老师书法教室学习,孩子的进步真是让人欣喜。九月五日那天,我像往常一样铺开毛毡,泡上毛笔,拿出砚台倒上墨,从右侧点开始练起,没写了几个,郑老师看了看我写的点,还没等郑老师开口,我因为心虚,先发制人的对郑老师说:「老师,我有一个月没动笔了。」(潜台词是老师看到我退步了,不要给我难堪呦。)老师善意的笑笑,出乎意料的是,郑老师却说要换一种方式来教学,让我试试写作品,还让我看其成人同学的作品,并当时定下让我写「自在」两个字。

没有给我留任何推脱的时间,郑老师已经在纸上示范了「自」字,我只好默默的开始练习,刚写了两遍,老师就说可以写下一个字。两个字总共也就练了半小时,老师居然拿来了白色的宣纸,开始裁纸。我看到白色的宣纸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回过神来,才回想起来我这个在家十多年的全职妈妈,一直在家很「自在」,我都忘了什么叫紧张压力,可是今天这种感觉突然向我袭来。一种寻找依靠的本能又来了,我脑子里搜索着,记得哪位老师说过:「写作品是老师更紧张,老师来负责整体布局,我们学生只是按照自己水平写就好。」(潜台词是我写不好是老师的事,不关我的事哦。)

可是郑老师告诉我两个的字的大体位置后,就说:「在写的过程中不要指望我会告诉你什么啊,我只负责沾墨。你只要找到一种没有想法的状态,就像你念瑜伽语音冥想的状态就好了。」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。

我明明白白意识到自己没得依靠了,只有靠自己。突然在写字之前,我有了无穷的勇气,写吧,没什么可怕的。然后只有笔墨纸砚和我。我的确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,是我以前没有体验过的一种状态。写完我长舒一口气。郑老师说给我盖好章后可以挂在我的家里。我真的很开心。现在这幅作品就挂在我家的客厅里。

通过这次写作品,我发现了平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些问题,一次写作品,对我也是一种心性上的磨练和提高呢。那种小资的情调真的很害人哦。

感谢冯女士分享

 

前页/后页

相关链接

杨老师书法教室

德艺书法课程介绍

太极拳定势练习法

杨淑芬老师 描红教学视频

杨淑芬老师 字帖

多功能神奇书法帖

北京诚敬仁 淘宝店


杨淑芬老师德艺启蒙教室

北京诚敬仁 教子有方栏目

「幼小衔接」的德艺乐园

教子以德为根

一位智障儿的康复之路

培养优秀孩子的良方(一)

进步中的典典

大方广文公益网编辑部

www.dfg.cn

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网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