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传统文化

 

 

 

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原著 纪晓岚

故事

何励庵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件事:相传在明朝时期有一位书生,一天,他独自走在草木丛中,突然听到琅琅的读书声,便奇怪荒野之地,怎么会有人读书,于是顺着书声找去,看到了一位老翁,坐在坟墓中间,旁边有十多只狐狸,捧着书都蹲坐在那里。

老翁看到了书生,很有礼貌地站起来以礼相迎,其他的狐狸都捧着书像人一样站立着。书生心里想:他们既然懂得读书,必定不会害人。于是就向他们回礼,大家便席地而坐。

坐好之后,书生向老翁问道:「老先生,你们读书做什么呢?」老翁回答说:「我们都是修仙的。一般来说,狐狸修仙有两种途径:一是采集精气,朝拜星斗,渐渐达到通灵变化,然后积年修炼达到成仙的目的,这是从妖道成仙,虽然是条捷径,但有可能走入邪僻之途,就触犯了天条;另一个方法则是先修炼形成为人,成了人以后,再修习内丹,这是由人而求仙的方法。这种方法采用的『吐纳』和『导引』,虽说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,但能长久坚持下去,自然功成圆满,名列仙班,这种方法比较曲折、缓慢,但也安全。因为形体不会自己变化,而是随着内心的变化而变化,所以先读圣贤的书籍,明白三纲五常的道理,内心变化了,形体也就跟着一起变化了。」

书生听了,便向老翁借看他们所读的书,一看,都是《五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之类的儒家经典,但只有经文而没有注解。

书生有些奇怪,问道:「经书没有解释,怎么能够讲解贯通?」

老翁说:「我们读书,只是希望明白道理。圣贤所说的话,原本就不艰深,口头讲授与接受,疏通解释一下词义,就可以懂得其中的义理,还要注释做什么呢?」

书生觉得老翁的看法有些乖僻,但又惘惘然不知道怎么回答,姑且又请问老翁的年纪。

老翁想了想说:「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,只记得我开始学习经书的时候,世上还没有雕版印刷的书籍。」

书生一听,说道:「那您经历了几个朝代,您觉得世间的事情有什么差别没有?」

老翁说:「大多相差不远。只是在唐代以前,只有『儒家学者』,但到北宋之后,常听说某某是『圣贤』,只这点小有差别吧。」

书生听不懂老翁话中的含义,于是站了起来,作揖行礼后就告辞了。

后来,书生有一次在路上遇到这位老翁,正要同他说话,老翁却掉头走开了。
这大概是何励庵先生的寓言吧。何励庵先生曾经说过:用讲经文以求取科第出身,用支离破碎的儒家经义来应付科举考试,文章的言词愈漂亮,经中的义理反而愈荒疏。学者用讲解儒家经文而自立门户,众说纷纭,互相辩驳,他们的讲说越详细而儒家的经义也越荒疏。

何先生的话切中了要害,他又曾经说过:凡是以巧妙的手段,其中必然有不稳妥的地方。如果一步一步,脚踏实地,即使会有小的摔伤失误,却也不至于折断手臂摔断腿的。这同老翁说的修仙的两种途径,也是同一个意思。
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网编辑部 敬摘

www.dfg.cn

 前页后页

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