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传统文化

 

 

 

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

[原文]

阴律从来至允平,望中校勘最分明。

剑林几见无辜入,油鼎何尝枉受烹。

堕泪关前愁雾涌,奈何桥畔血风腥。

犯轻犯重皆登记,按罪加诛不徇性。

 

[注解]

人一生所为,白天黑夜,上下四方都有鬼神鉴察。「算」是指人的寿数和享用衣服食物之类,把这些夺取或除去。犯罪轻者夺算亦轻,犯罪重者夺算就重。由于无心而有过失,神便视其过失轻重以夺其算。而那些大奸贼,大恶棍上犯神怒,就立即受到诛杀。 

[故事]

祁天宗依仗自己有才华而骄傲放肆,见人就自夸理学,但是,他所作所为都是诡僻不合经传,尤其不信鬼神。经常放肆地谩骂读书的僧人和佛寺神灵。下雨柴湿,他叫儿童劈开木作的神灵烧火。夜里梦见红胡子神灵拿着鞭子大声骂他「你为什么这般无礼,本该用鞭子打死你,因为你前身生前苦读圣贤,积德行善,因此今世让你聪明有学问,能够考中进士,官禄丰厚,活个大岁数。今你狂妄夸口,抬高自己,鄙视别人,冥官记录了你的罪过,依阴间律条割掉你本来应该享受的福份。现已经割除了一半,从今以后,若不知悔悟,继续作恶,必然得到重罚,也用不着麻烦我这一鞭了。」天宗醒来后,不但不害怕,而且自说梦话向同辈夸口「邪鬼害怕我。」众人皆偷笑,天宗父亲喜欢读佛书,母亲信奉观音大士,天宗乘母亲睡熟后,偷偷地把圣像烧毁。母亲流着眼泪说「你作恶不改,只希望你生个好儿子。」天宗听了也不以为然。过了四十岁屡考不中,心志昏迷,贪酒恋色无所不为。他强行鸡奸了一个名家少年,岂知道引火入墙,这位少年又和他的儿媳通奸,招致乡里人讥讽。

一天,天宗见二阴差来,把他强行锁去,带到东岳府。阴司查看冥簿,上面写着:天宗二十九岁可得举人,三十岁可成进士,官阶二品,七十八岁善终。因其少年时狂荡,减削其算,晚年还可以考取举人,为司铎官,转升知县,官阶五品,活到五十四岁终于官位。因为天宗四十岁以后作恶多端,不思悔改,上帝震怒,尽夺其算,罚他入九重地狱,受尽刑罚,不许超升人世。天宗醒来以后,把阴间所见所听到的事告诉了家人,大声惨叫「后悔已经赶不上了。」接着大口吐血而死。留下两个儿子,大儿子歪嘴斜眼,长得和鬼一样;小儿子是个瘸腿断臂,残疾废人,不几年,家产全光了。 

——摘自《太上感应篇白话解》(孝篇)

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