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处世之道

 

 

 

 
 

养老院见闻

编者按:这篇文章,道尽世间老人悲哀,值得吾辈深刻省思,期待能唤醒天下麻木不仁的子女——

这是一家在某市非常有名的养老院,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我有幸参观了它,也结识了一些在这里工作的人们。

养老院给人最初的印象:窗明几净,设备齐全,老年的健身室、棋牌室等硬件设施可谓一应俱全。护理人员也是面带微笑,精心护理着老人家。

但是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就是在养老院的玻璃窗外,都加有护栏。我们大家都知道房间的玻璃窗加有护栏没有什么稀奇,但是楼道的窗也加上了护栏,我就有一点不太明白。于是我就询问随同我们一起参观的护理人员:「请问为什么要在楼道的窗也加有护栏哪?住在这里大多数是老人家,他们通常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淘气爬上窗台啊?」可我得到的答案却让我大吃一惊。

护理员告诉我,安装护栏的原因是:防止老人自杀。多么让人不理解的答案啊!那让我们细听护理人员的讲述吧:

不归之路

护理员讲,由于这里的护理条件与硬件设备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,所以自然收费也是不菲的。来这里的老人大多是家境较好,但是家属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照顾,所以送到养老院里来的。中国的老人们均有一种传统的思想,那就是「养儿防老」,所以他们大多数心里都极为苦闷。有的老人想不开,觉得家人抛弃他,嫌弃自己年老,活着也只能是给别人添麻烦,成了废物也没有意义了,所以有些这类的老人就采取极端的方式,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于是我又问:「难道养老院不采取措施吗?」

护理员说:「老人大多行动不便,采取的方式多为服药或者坠楼两种。所以现在有些老人说自己睡眠不好,要安眠药的时候,护理员都要亲眼看到他们吃下才肯离开。但是第二种方式就是防不胜防了。最易发生的时间通常是在晚上,所以院里已经安排护理人员,夜晚每隔一小时必须巡查一次,但有些事情却是出人意料啊。给你讲一个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事情,有一位老人,身体半身不遂多年,平日里几乎不能走路,想走路也只能靠两个人搀扶,身子向前移动的时候,两条腿也只能跟着在地上蹭,若想自己走路,也就只能手扶着墙移动一两步而已。就是这样一位老人,竟然在大白天,从自己所住的二层楼的房间走到顶楼(顶楼在5楼),从一张仅有一扇窗叶的小窗户跳了下去!我们且不说,这位老人是怎样到达顶楼的,就说这个小小的窗,它距地足有一米五,小小的一扇窗,仅能容得一个人侧身而过,这位老人是何等「坚定」地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!老人在临行前留下遗书,那既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,又有着种种无奈,自杀的理由是:不愿再给儿女增加麻烦,成为废人拖累他们。然而却把一生的储蓄,一一写明留给了孩子。我们试想,这位老人当时的心境是何等的痛苦!满心的伤痕,却是念念为孩子们着想。结果出人意料的是,当这个老人的儿子来到养老院时,非但不急于看望亡故的老人,处理老人的身后事,却在养老院里大吵大闹,说是养老院人为害死了老人,要求大额赔偿,如果院里不赔偿就势不罢休。」

其实我们明眼人一看便知,目的就不用我们再细说了,只觉得这位老人走得太可惜了,枉费了老人的一片苦心。

护理员又跟我们讲,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老人自寻短见啊!在窗上安装上护栏也是没有办法。但如果一旦出事,家属很少从自身找原因,从不问问自己,老人真正不快乐寻短见的原因出在哪里?

是啊,把这些老人送离家庭,大多不是经济上的问题,而是有种种理由。没有时间也好,没有精力也好,在这点上我们大家是不是都应该反思一下啊……

护理员这时话匣子打开了,述说了他们在工作中种种境遇,种种委屈。她说:「现在养老院还有一件事情也是最伤脑筋的,就是被孩子们送到养老院的老人,时常有从院里出逃回家的现象。」

于是,我的好奇心又来了,连忙问:「快快,说来听听!」

回家的路

护理员说:「再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。前不久有一位老太太被送来,这个老人70多岁,患有「阿尔茨海默病」,对过去很多事情都没有记忆了,语言上还有一些障碍,不太能跟人交流。自从送到院里没多久,就开始了她的出逃之旅。有一次,吃晚饭的时间,这个老人趁大家都在餐厅吃饭,跑到养老院的后院,也不知怎么这么大的力气,找来了两个空汽油桶,且垂直的摞起来,爬到两个汽油桶上之后,从将近3米的围墙上跳了下去。试想让我们年轻人搬动几十斤重的汽油桶,把它摞起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何况还有那高高的围墙,怎么跳下去,我们都害怕把腿折断哪!那是一个七十多岁老人,哪来的力气与勇气啊!结果院里发现后,工作人员万分焦急,心乱如麻。汽车站、火车站、地铁站、飞机场找,在广播电台、电视台、报刊上发布寻人启事,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到了,就是没有结果。在万般无奈之下,只能在这位老人家门前等待,一天、二天、三天……就这样,终于在第十二天的下午,老人在家门前出现了!来让我们看一看这位老人:灰白的头发散乱着,衣物不知什么时候弄破了,已经是一条一条的,脚下的鞋子没了,光的两只脚都是血泡,有的已经磨破了,一走一个血点点。护理人员看到之后,顿时流下了眼泪,这眼泪中既有能找到她的喜出望外,也有对这个老人的心痛。其实养老院与她的家同在一个城市,如果我们搭乘出租车,也就仅需要十元钱左右,而老人竟然用了十二天才走回家来。当护理员问老人:「您是怎么回来了?都要把我急死了!」这位老人只说了一句话,却已是老泪纵横了,那就是『我要回家!我要回家!』。在此之后,这位老人依旧没有被儿女留在家里一起生活,还是被送回了养老院。这位患有「阿尔茨海默病」的老人,在此之后又先后出逃了6次!现在护理员都有经验了,如果再出逃找不到,只要到她家门口等,一定能等到。」

亲爱的朋友,我们都知道,患有「阿尔茨海默病」的老人,大多记忆力都很差,很多事情都会忘记。但是留在记忆最深处唯有一件事,就是那条回家的路,会深深刻在老人心里,永远不会忘记。

何时儿能来

在离开养老院之前,我又亲眼看到了这样一幕:一对中年夫妻,大约将近40岁左右,一路走,一路对跟在身后的一位拄着拐杖、头发花白的老爷爷不耐烦地大声说:「别跟着了,别跟着了,你总跟着我干什么啊!」这里护理员听到如此大的声音,连忙走上前来问道:「什么事情啊?」这位男士说:「护理员小姐,你来评评理,我爸爸刚刚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有事,一定要来。你看我一来,他只是想跟我说说话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我工作这么忙,还给我添乱,真是不懂事!」这时他的妻子也连声说:「可不是啊,就会给我们添麻烦!你看这里照顾的多好,有吃有喝,还总要叫我们干什么?真是想不明白。」

护理员还要跟他们解释些什么,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听了,一股风似的走到院子里,开上他们的宝马车,飞也似的走了。再看这位老人,拄着拐杖一路蹒跚,一直追到养老院的大门口,嘴里还低低的说着:「还什么时候来啊?还什么时候来啊?」孩子的车早已走的没有了踪影,留下的只有车子卷起的尘土和老人眼中辛酸的泪水……

此刻又恰逢我们的传统节日,九九重阳节,在这个庆祝老年人快乐的日子里,我想对这些工作繁忙将老人送到养老院的朋友们说:「去看看自己的父母吧,哪怕只是陪他们说说话呢!如果有条件带上你的祝福,带上你的关爱,接上老人回家住几日吧!」

送给大家一首歌吧,它叫《母亲》,它是否能触动我们心灵深处儿时的回忆呢?

母  亲

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

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

你爱吃的(那)三鲜馅有人(她)给你包

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

啊 这个人就是娘

啊 这个人就是妈

这个人给了我生命

给我一个家

你身在(那)他乡住有人在牵挂

你回到(那)家里边有人沏热茶

你躺在(那)病床上有人(她)掉眼泪

你露出(那)笑容时有人乐开花

啊 不管你多富有

无论你官多大

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

咱的妈

沉痛的感悟:

「杜鹃啼血猿哀鸣」,此文不忍卒读,读之不忍细思,思之不禁血泪长流。

圣贤人教诲我们,为人要懂得知恩报恩,父母恩、师长恩、国家恩、众生恩。古人云:「百善孝为先。」孝为人间第一义,为人子女,若连孝道都不讲了,那又怎么能称得上是父母的孩子呢?

真是不幸啊!儿女心中,居然连「孝」字的概念和影子都没有,有的只是自私自利,贪图享乐。却忘了,自己身所何来?数年之后,自己又将往何处去?

人都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这是自然的规律。在我们还是孩童时期,父母是如何悉心呵护我们的每一步成长啊。「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哀哀父母,生我劳瘁。」古人在《诗经·蓼莪》篇,就为我们展示了全天下父母养育儿女的艰辛劳累,「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拊我畜我,长我育我。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」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父母以无尽的爱心,无怨无悔地付出才能成长到今天的啊!「母活一百岁,常忧八十儿」,哪怕是残破的身心,仅有的一点温暖和爱意,仍然是毫无保留地付出给孩子……

当人面临老病,倾听静夜的无数悄声,不可拒绝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,心理上将会是多么孤独寂寞、痛苦无依啊!当此之时,正是我们——父母的儿女们、孙子孙女们,竭尽心力,承欢膝下,曲顺亲意,善为开解,使老人乐以忘忧,报恩的大好时机啊!当父母看着健康开朗、懂得孝顺和礼貌的儿孙,他们想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有了良好的继承,便会不在意自己的老病;当他们了解,死亡只是躯体的消失,灵魂将永生,便会坦然欢喜面对生死大事。假如我们能在老人家晚年,以当初父母在我们婴儿时期照顾关怀我们的那份爱心,回过来照顾关怀我们的父母,则天下人人幸福,家家和乐,社会和谐,天下太平啊!

我们今日,为人子女,有父母的怙恃,是多么的幸福!我们为人父母,悉心爱护孩子,是多么的幸福!我们为人子女,能够有父母孝养,是多么的幸福!我们为人子女,有老病疾苦的父母,需要我们竭尽心力来尽孝养之责,是最大的幸福!人啊,把握今生真实的幸福,为来日和后世子孙积德修善,这一生才会了无遗憾,才不会在面对良心的质问之时,呼天抢地,后悔莫及啊!

回来吧,流浪的心;回来吧,不归的人;回来吧,尽我们应尽的本分;回来吧,父母的今日即是我们的明日……

感谢净心女士分享

 

大方广文化公益网编辑部

www.dfg.cn

   

 


当前位置:首页-社会责任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网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