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感念亲恩」之二

—— 省思和忏悔

母亲有一次生了重病,身体特别地虚弱。有一天,她就跟旁边的人说,帮她取一点纸和笔。她伸出了手,颤抖地写出了几行字,想不到上面全都是我的名字。

又一次,爸爸从沈阳回来,从袋子里捧出了一只蓝色的小鲸鱼,毛茸茸地,特别可爱,那是妈妈托他带回来的。那一段时间,父母在沈阳忙着生意,我在大连忙着功课,很少有机会见面,每天一通的电话,也不容易弥补距离上的疏远。但就在那一刻,我突然感受到,无论身处何地,父母对孩子的牵挂和忆念,永不停息。我抱着小鲸鱼,感受到了妈妈对我的思念,那么深切,那么久远。

记得蔡礼旭老师曾经说过:「(一位成绩优异的学生)她看起来是最让人家羡慕的,事实上她是最危险的,因为她都没有输过,因为她都喜欢高人一等。」蔡老师还说:「学问的次第没有搞清楚,学识越高越傲慢……一定要把做人的根基扎稳了,他所学到的知识技能,才懂得孝顺父母,才懂得奉献社会。」否则孩子个个都恃才傲物,都「长浮华」,这是教育的失败。这些话给人很深的触动,因为这简直就是我自己的真实写照。

随着知识量的积累,我越来越看不起人,时间日久,就和父母之间,用傲气建起了一道难以逾越的距离。不但如此,有一段时期,我还特别地叛逆,父母说东,我就朝西。甚至遇到不痛快的事,就朝妈妈发火,直到把她整哭为止。这种情形,在我二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,达到了极点。当时,我在离父母几千里外的地方,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,想不到电话的那头,传来了非常微弱的声音。

妈妈告诉我,前几天她旧病复发,血流不止,半夜三更的时候,父亲看到情形不对,连夜把我母亲背下楼,背上车,送到医院去抢救。爸爸用他的肩膀,把妈妈从死亡线当中,背了回来。母亲对我说:孩子啊,你快回来吧。但就在那一刻,我居然鬼使神差地,讲了一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,我说:都是因为你罪业太深,才会这样,就算我回来也没有用。从那之后的几个月里,母亲躺在床上天天哭,她最大的力量之一,就是父亲始终充满信心地告诉她:这样的日子一定会过去的。他们相依为命地度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日。

蔡老师在「幸福人生讲座」当中曾经说过:「一个人对父母不敬,对你的性德是最大的损伤,我不骗你,一个人只要对父母不孝,整个业障绝对快速现前。」这句话在我的身上应验了。我一步一步地走错路,做错事。从来没有被功课打败的我,在毕业的第一年,就被自己骄纵无知的性格,彻头彻尾地击垮了。在经历了种种挫折之后的,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,我消沉沮丧,一蹶不振,以为自己永远都站不起来了。

就在我最为失意和痛苦的时候,有一段时间,一幅画面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。那是爸爸蹲在故乡的老房子前,抚摸着一只温顺而又忠厚的狗。家乡纯朴厚道的民风,洋溢在我的脑海里,久久不去,仿佛是一种深切的呼唤,让人不再游移和彷徨。在这块祖祖辈辈经营和生活的土地上,道义、情义那厚重的力量生养了我们,我们懂得了自立、自强,奋斗不息。

后来,妈妈对我说:孩子,你回来吧,天下没有一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小孩的,听妈妈一句话,妈妈绝对不会害你。那时的我,深深地感受到,自己把父母伤地那么深,可是父母对儿女的爱,却永远不会改变,那是一种最最真挚永恒的爱。

后来父母对我讲了一段话,爸爸说:怪就怪我们太宠你,给你的命太好了。我要自己反省,是我们没有把你教好。妈妈说:你是在幸福中长大的孩子,比起我们来说,你简直就像金枝玉叶一样,而我们只是卑微的小草。但是我们这株草,活得有尊严,有志节,不低头,也不奢求。我们非常快乐,从小就知道孝顺父母,友爱兄弟,社会的污染,从来都没有诱惑、动摇过我们。

我不止一次地痛哭失声,在多年的课业竞争中,越发地自私和冷漠的我,开始重新寻回童年的记忆。那之后,我学会了为父母做饭,陪母亲看病,给爸爸熨衣服,为妈妈按摩,跟爸爸聊天,打扫料理种种家事……我甚至煮出了令母亲怀念至今的意大利面和咖喱饭。妈妈特别地快乐,养育了我二十多年,她第一次感到,养一个女儿真好。

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。过去,我从来都未曾把爱感受得这么清楚明白。讲得这么明白。我以为我将是一个冷漠一辈子的人,但是,就是在你们永不止息的爱里,我开始改变了自己。人的一生,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,而父亲母亲,永远是我源源不绝的支持力量,伴随我,也引领我。

默想:逆境能够使一个人历事炼心,从而培养坚毅不拔的坚忍意志。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在逆境的磨练当中,乐观积极地向上,使我们的心智,有着进一步的提升与成长。

父母的爱是无穷无尽的,对儿女来说,与父亲母亲共处的日子,都将会是一生永难忘怀的幸福时光。生活在充满亲情的关怀中,为人子女的人,不要忘记「行孝当要及时」。

大方广网 编辑部

<<返回

上一页 下一页

 
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