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宗教教育-因果教育

 

 

 


康僧会法师与佛舍利

康僧会法师是西域康居人,幼随父亲侨居印度,父亲过世后他便出家,因聪敏悟性高,不久就学通三藏十二部,三国时,东吴赤乌十年,离开印度来中土,在金陵郊外结茅设像,行道礼拜,自行化他。当时东吴国的人民,看到他的衣着与本地人不同,所行的道法也没听过,怀疑他来历不明,便告到官府去,地方官不敢自作主张,转呈到吴主孙权,孙权见识较广,知道是个行佛道的人,便下令派人召请入宫晋见。

僧会法师来到宫中,孙权见面便问道:「你所信奉的佛教,有什么灵异?」僧会法师答说:「佛所留下的教法已有一千多年了,他所垂示后人的四谛十二因缘八正道,无非都是教导人超凡入圣的方法。至于谈到灵异,则佛陀入灭后所遗留下来的舍利子,真是神奇难测,印度阿育王特为佛的舍利建塔供养,若四方僧俗,只要虔诚祈求,无不灵验。」

孙权本来就不是很深信佛法,但对于灵验的事,却很感兴趣,就对僧会法师说:「法师若能求得佛的舍利,我也为佛舍利建塔供养,如果法师妄语,君王面前,国有刑法的哟!」僧会法师说:「请以七日为限!」孙权答应了。

僧会法师回到住所,一则以喜一则以忧。喜的是佛法的兴隆,正是其时;忧的是七日内是否真能求得佛的舍利?于是他和同修数人,斋戒沐浴,打扫净室,放一个铜瓶于桌上,然后焚香诚恳祝祷,愿能得到佛舍利。七天忽而过去,铜瓶内空无一物,不得已请求吴王宽延七天,孙权同意这个请求;可是十四天后,铜瓶内仍然是空空的。僧会法师不得已只好再向吴王请求再展延七天,可是这次孙权有点不高兴地说:「如果这个七天内再求不到佛的舍利,就恕我不留情面了!」

僧会法师回来向同修们告诫说:「还有七天,如果我们心不够至诚,佛不垂慈,大家的形寿就只剩下这七天了!」

这七天,真有如刀横项上,如履薄冰,如丧考妣,食不知味……只将心念置于一处,祈求佛陀垂慈,快降一颗舍利!最后一天的深夜,铜瓶中仍旧空空,这是生死关头,但紧张惶恐又有什么用呢?只好将无常的色身,置之度外,再加把劲用功吧!五更敲过,东方将曙白的时候,忽然听到「当!」的一声,铜瓶内竟然凌空飞来一颗佛舍利,大家莫不欣喜望外,庆幸不已!

这一天,孙权得到密使的通报,特别起个大早,来到僧会法师住处,为的就是要亲见佛的舍利。当他将铜瓶举起摇晃时,瓶中确实有「叮叮当当」的声音,孙权遂令随从将铜瓶击破,取出佛舍利一颗,孙权一见大感惊异叹道:「真是世间稀奇珍贵之物!」

僧会法师看到孙权正在高兴的难得机会,顺便多作解释,看能否对佛教传播有所助益。即向前解释道:「舍利,是梵语,用华语说应称为坚固子,因为是劫火烧不坏,千钧击不碎,其神异无比。」

没想到孙权听了僧会法师的解释,越发惊喜,即令随行大将周泰试试看。这时僧会法师也紧张起来,这颗舍利子是否真能经得起这个考验?只好默默地祝祷着:「法云方被,苍生仰泽,愿垂神踪,以广威灵。」

说也神奇,周泰把佛舍利放在铁砧上,以大铁锤击之,结果砧板与铁锤各凹陷成坑,佛舍利却丝毫无损,反而光芒四射,耀眼夺目。

此时,孙权信心大增,为僧会法师等建庙安居,另造舍利塔供养佛舍利,这就是东吴第一座寺庙……建初寺。

附注:

依据《大涅槃经》上的记载,释迦牟尼佛火化后,得舍利子八斛四斗之多。且舍利子的颜色有多种,如由头发所成的是黑色,血肉所成的是红色,骨骼所成的是白色,此外,还有杂色舍利子,是五色斑斓的。

《金光明经舍身品》说:「舍利是戒、定、慧所熏修,甚难可得,最上福田。」因为它是由戒、定、慧熏修的结晶品,所以不但不修的凡夫,以及虽修而不得其道的外道,死了火化之后,并不能得到舍利子;就是佛门弟子,生时若不从事戒、定、慧熏修,死后也决定没有舍利,所以舍利这东西,是最公平的考验。事实虽然如此,然而真正修行人,他是了解诸法皆空,不应起一念为身后争虚荣心和执着想,不过根荣自然叶茂,水到自然渠成,功夫到家,自然有舍利。

近代有些医学界说舍利子是人的胆结石所成的,殊不知胆的体积有多大,顶多像个鹅卵石,而一个有修行者的舍利子数量却有多少呢?先不以佛陀的八斛四斗作比较,以民国四十六年,在台北圆寂的章嘉大师为例,就烧出七、八千颗舍利,约有半个面粉袋那么多,一个胆结石能烧出那么多舍利吗?且在大师的头盖骨上,现出「唵嘛呢叭咪吽」六字大明咒的梵文,成一朵莲花排列,这难道能用结石来作解释吗?

宋朝王日休,在镌刻《龙舒净土文》时,木板中刻出一粒舍利子来;有人持诵《佛说阿弥陀经》时,由经中迸出舍利子;其他如庄严的法会中,也常出现灯花舍利;甚至有人虔诚礼拜供养舍利子,舍利子会再生出舍利子来;若供奉者不够恭敬,舍利子会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不见了。佛的真身舍利所显现的颜色,也会因人而异,业障重的人,看到的是黑色;若六根清净者,同一颗舍利,在同一个时空下,却现出五光十彩,光耀夺目,就是在夜晚,也亮得像白昼一样。由以上的实例,不难知道舍利子的珍贵及其神奇,但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」,切忌着相而不自觉。

 

——敬摘自刘发泉先生《但尽凡心》

 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相关链接:
 

大方广文化公益网编辑部

www.dfg.cn

 

 

  


当前位置:首页-宗教教育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网 恭制
 

   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