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宗教教育-因果教育

 

 

 


应无所住而生其心

在流通本的《六祖坛经》「行由品第一」中,记载着六祖惠能,因送柴至客店,得钱出门时,见一客诵经,惠能一闻经语,心即开悟,遂问客诵何经?客告知是《金刚经》。这是六祖惠能第一次听到《金刚经》中的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心即开悟的悟境。

惠能得一客十两银子的资助,安顿家中的老母后,随即到黄梅参礼五祖弘忍,五祖问远来为求何物?惠能答说:「惟求作佛,不求余物」。五祖故意取笑他,南方偏远落后地方的人,也想来求作佛,口气未免太大了。惠能却正经八百回答说:「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。」这是六祖惠能第二次说出他自己的悟境。

后来,弘忍大师为传衣钵,命门人作偈来,谁能彻底了悟的,即传祖衣为六代祖。两榜进士出身的第一大弟子神秀在南廊壁上作偈,呈心所见,偈曰:「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;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」惠能是经由一位小童子口中,得闻此偈,心知此偈并未见自本性,故请一位别驾(官名)在旁边也为他写上一偈:「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」这是六祖惠能第三次表达出自己的悟境。

次日弘忍大师潜入碓坊,看见惠能大师腰石舂米,说:「求道的人,为法忘躯,是应当这样的。」又问说:「米熟了没?」惠能大师说:「米熟久矣,犹欠筛在。」弘忍大师即以杖击碓三下而去,惠能即会祖意,三更入祖室。弘忍大师为他讲解《金刚经》,至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处时,言下大悟,遂告诉五祖说:「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无动摇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。」这是惠能大师第四次表示他自己的悟境。

在四会避难猎人队中,一者,恶人追寻不易察觉到惠能会躲在猎人队中;二者,自己潜行密修了十五年,反复修行印证已至圆满地步,应该出来弘法了。才到广州法性寺,见二僧因风吹旛动而争:「风动或旛动?」惠能大师告诉他们说:「不是风动,也不是旛动,而是仁者心动。」这是惠能大师第五次表示他自己的悟境。

此后,六祖惠能即大开方便之门,广度有缘众生,也正式公开接下禅宗第六代祖师这个位子了。

在接引众生里,以「机缘品第七」中,卧轮禅师对惠能大师说:「卧轮有伎俩,能断百思想;对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长。」大师知卧轮尚未开悟,遂以卧轮禅师的诗偈,加以修正开示说:「惠能没伎俩,不断百思想;对境心数起,菩提作么长。」这与前次对神秀所作的诗偈,加以一转,便成彻悟的悟境,有异曲同功之效,但其悟境却有天壤之别。

附注:

对于《金刚经》上的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句,有两种的解释,一是:不要执着于过去的任何情境,而生喜恶之心。就有如一位老太婆,每想起她小时当童养媳,被婆婆打骂的情景,便不由得泪流满面,但那已是四五十年前的事,她仍执着不忘。另一是:应无所住,即是空去一切的妄想执着(真空);而生其心,是生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心,而广度一切众生(妙有)。

前面一连串的片段叙述,是为了说明六祖惠能大师,对于《金刚经》上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,领悟及修证的过程。

首先,六祖惠能在听到客(不知名)诵《金刚经》中的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,心中即已开悟,但自己不敢肯定自己的悟境是否正确?急想请有道之士来印证。等到了东山道场,见了五祖弘忍又说出「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」,想得到五祖的印证,因碍于情境,五祖未能表态。等到神秀在南廊作诗偈,惠能有机会表达一下自己的悟境,究竟到何程度?没想到被五祖用鞋子把它擦掉,还说:「亦未见性」。是否为了惠能的安危,故意说「亦未见性」,解除大家对惠能的戒心,以免产生敌意;或是惠能的这句诗偈,确实尚未真正的大彻大悟?最值得研究探讨。但这究竟是属于「悟境」的事,除当时五祖弘忍大师外,实在无人能真正了知。

在碓房里,五祖问惠能:「米熟了没?」惠能答说:「米熟久矣!只欠米筛来检验罢了!」由此可见,惠能当时尚未得五祖的亲口印可。一直等到五祖亲自为他讲解《金刚经》,讲到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时,这次才真正的大彻大悟。

「应无所住」是要了知「真空」,阿罗汉、辟支佛、菩萨等,亦各不同程度的「悟空」,但是「而生其心」,就是要「不尽有为,不住无为」,广度一切众生,那只有发大心的佛、菩萨,才能确实办到的,也就是说,如果您能做到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,即是一位发大心的菩萨了。

 

—— 敬摘自刘发泉先生《但尽凡心

 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相关链接:
 

大方广文化公益网 恭制

www.dfg.cn

 

 

  


当前位置:首页-宗教教育
北京大方广文化公益网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