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傳統文化

 

 

 

《論語 子罕第九》菁華選粹

白話解

1.子罕言利,與命,與仁

白話解:孔子平日甚少談論『利』。只贊同『命與仁』。

錢穆先生在論語新解中,特別強調『論語言仁最多,言命亦不少,並皆鄭重言之。』故本章之意,並非孔子甚少論及利、命、仁三者。

2.子絕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

白話解:孔子平日絕無四種心:一不臆測未來;二不期望一定要怎樣;三無固執之心;四無自私自利、我私我慢之心。

3.子曰:「吾有知乎哉?無知也。有鄙夫問於我,空空如也,我叩其兩端而竭焉。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我是無所不知嗎?我實在無知啊!如果有一個粗人來問我,雖然他一無所知,卻很誠懇的求教,我也只是就他所提的問題,從正反兩方來問他,一步一步的誘導到源頭之處就是了。」 鄙夫虛心向學,孔子善教、如叩鍾使自鳴。

4.顏淵喟然嘆曰:「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,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!夫子循循然善誘人。」

白話解:顏淵長嘆說:「夫子之道,我越仰慕它,越覺得它崇高,越鑽研它,越覺得它堅實,一下子看它在前面,一下子又像在後面,老師循序漸進,一步一步的誘導,真是善於教導啊!」

5.子欲居九夷。或曰:「陋,如之何?」子曰:「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」

白話解:孔子想要到九夷去居住,有人說:「九夷那麼落後,文化又閉塞,怎麼能住呢?」孔子說:「君子住在那裡,怎麼會落後、閉塞呢?」

按錢穆先生注:君子樂居其地,即可證其地並非閉塞。

6.子在川上曰:「逝者如斯夫,不捨晝夜。」

白話解:孔子在河川上說:「過去的就像流水一樣,晝夜不停地流,一去不復返。」

長江後浪推前浪,歲月不待人,及時當努力。

7.子曰:「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。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我從來沒有見過,愛好德行能像愛好美色一般的人。」

8.子曰:「譬如為山,未成一簣,止,吾止也!譬如平地,雖覆一簣,進,吾往也!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譬如堆土去造山,只差一籮筐土就可以完成,卻停止不做了,這是我自己停止不前的啊!又譬如平地吧!雖然纔傾倒一籮筐的土,如果我能持續向前,日積月纍中有成功之一日,這樣不停的前進,也是我自己決定的啊!」

為學與行道,其停止或前進,皆在己不由人。若半途而廢則前功盡棄,學者當自強不息。

9.子曰:「後生可畏,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五十而無聞焉,斯亦不足畏也矣!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年少的人,是最值得敬畏的,哪裡知道後來的這一輩,不如現在這些人呢?但是如果到了四、五十歲,還是默默無聞,沒有作為,那就不值得敬畏了。」

『因為他來日方長,前途無限,只要他肯努力上進,必有成就』

10.子曰:「三軍可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。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三軍雖眾,其統帥仍有被劫奪的可能,匹夫一人雖小,若能立志,誰也奪不成。」

主帥靠人保護,堅守其志則在己,其志堅定不能動搖,故謂志不可奪。

11.子曰:「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雕也。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要到天氣寒冷的時候,纔能知道松樹與柏樹,依然保持青翠不雕謝。」

所謂『亂世知人心,板蕩識忠臣。』

12.子曰:「智者不惑,仁者不懮,勇者不懼。」

白話解:孔子說:「有智能的人,心無疑惑;有仁德的人,心無懮愁;有勇氣的人,心無恐懼。」

智者明理,因為通達一切事理,處事清楚明白故不惑;仁者悲天憫人,無私無我,沒有敵人,故不懮;勇者見義勇為,直道而行,故不懼。

前頁 後頁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