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傳統文化

 

 

  

《孔子故事系列》四十三

三子之志

【原文】

孔子北遊於農山,子路、子貢、顏淵侍側,孔子四望,喟然而嘆曰:「於斯致思,無所不至矣。二三子,各言爾志,吾將擇焉。」

子路進曰:「由願得白羽若月,赤羽若日,鐘鼓之音,上震於天;旍旗繽紛,下蟠於地,由當一隊而敵之,必也攘地千里,搴旗執馘。唯由能之,使二子者從我焉。」

夫子曰:「勇哉!」

子貢復進曰:「賜願使齊、楚,合戰於漭瀁之野,兩壘相望,塵埃相接,挺刃交兵,賜著縞衣白冠,陳說其間,推論利害,釋國之患,唯賜能之。使夫二子者從我焉。」

夫子曰:「辯哉!」

顏回退而不對。孔子曰:「回!來,汝奚獨無願乎?」顏回對曰:「文武之事,則二子者既言之矣,回何云焉?」孔子曰:「雖然,各言爾志也。小子言之。」對曰:「回聞薰蕕不同器而藏,堯桀不共國而治,以其類異也。回願得明王聖主輔相之,敷其五教,導之以禮樂,使民城郭不修,溝池不越,鑄劍戟以為農器,放牛馬於原藪,室家無離曠之思,千歲無戰鬥之患,則由無所施其勇,而賜無所用其辯矣。」

夫子凜然曰:「美哉德也!」子路抗手而對曰:「夫子何選焉?」孔子曰:「不傷財,不害民,不繁詞,則顏氏之子有矣。」  

——《孔子家語•致思第八》

【白話易解】:

孔子往北遊到了農山,子路、子貢和顏淵陪從在旁。孔子向四面眺望了一會,長嘆一口氣說:「於此陳述自己的思想,沒有不可以說的。你們幾個談談各自的志向吧,我將從中選擇。」

子路於是走到前列說:「我希望用白羽裝飾起來的箭,把弓扯得像滿月一樣;用赤羽裝飾起來的旗幟,像日色一樣的燦爛。嗚鍾擊鼓的進軍號,上徹雲霄;眾多的旌旗,充滿於地。我獨當一面出來抵抗,一定能夠奪取廣闊的地方,拔下敵人的旗幟,割了敵人的耳朵,大奏凱歌。恐怕只有我能做到這一點,使子貢和顏淵跟著我幹。」

孔子聽了說:「多麼勇敢啊!」

子貢也走到了前列來說:「我希望齊國和楚國,在廣闊的原野上打起來,兩國的防禦工事,可以互相瞭望得到,兩國兵馬揚起的塵土,飛揚在一起,彼此拔出刀來,扭結在一起。於是我穿上白色的衣裳,戴上白色的帽子,在齊楚之間陳述自己的意見,把戰爭導致的利害關係加以推論,以解決兩國的兵患,恐怕也只有我能做得到。讓他們兩個跟著我來。」

孔子聽了說:「多麼能言善辯啊!」

顏淵卻避而不答,孔子問說:「回,來,怎麼唯獨你沒有志願呢?」顏淵回答說:「文、武兩方面的事,他們已經說了,我還要說什麼呢?」孔子說:「雖然這樣,但各人談各人的志向,你還是談談吧。」

顏淵於是回答說:「我聽說過香草和臭草是不藏在一個器皿裡,堯王和桀王不領導一個國家,因為不是同一個類別。我願得遇聖明的君主,幫他施行禮治,以禮樂教育、感化百姓。使他們在城市里不必設防,兩國邊境不越境,將兵器鑄為農器,把軍馬放到平原大澤中去,百姓們沒有怨女曠夫的懮思,國家永沒有戰爭的災難。那麼,子路的勇力、子貢的巧辯,也就沒有用武之地了。」

孔子聽了嚴肅地說:「多麼好的道德啊!」子路舉起手來說:「夫子您選擇哪一個呢?」孔子說:「不損害財力,不危害百姓,又沒有浮誇的話,那麼要推姓顏的那個人了。」

子路驍勇善戰,希望披上鎧甲,迎戰於敵軍,凱旋而歸;子貢善辯,希望遊說兩國之間,以辯才解決爭鬥。然而到了顏回的時候,顏回卻退而不對,直到夫子請他談談自己的志向,顏回纔述說自己的理想。可見,顏回個性謙和,不喜與人爭強鬥勝。

子路勇敢能戰,但戰爭未免勞民傷財,所帶來的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,會使人民生活困苦、流離失所、身心不安。子貢善辯,但能言善辯,亦有需善辯之時機,便是兩國間的交戰。如此,亦不是太平安寧之世。唯有顏回,願以德輔佐聖王,以禮樂治國,希望百姓們安居樂業,變兵器為農器,永離那戰火囂煙,使老有所養,幼有所依,人民生活安寧。這也正是夫子之志,希望世界大同,百姓生活在和平安寧的社會裡。也難怪夫子從中選擇了顏回。

由此,我們可以試想一下,我們的志向,是否也能像顏回一樣,是建立在利益社會的角度上呢?王陽明先生有曰:「志不立,天下無可成之事。」立志,是成功的起點,有了志向之後,纔會奮發起鬥志,朝向目標前進,實現理想。

然而立志的方向與目標,應以利益國家、社會為出發點。正如夫子,思想高遠,不僅要利益當代社會,亦要利益千秋萬代後的子孫,於是幾千年後,我們仍然感恩、懷念夫子的教化之恩。倘若以私心私利為引導,那所從事的事業,恐怕還會於人類、社會有害。一旦選擇錯了方向,還會將自己的人生引入歧途。所以立志需要謹慎,志向立定之後,就要奮發努力,為理想的實現而奮鬥。如此,人生也會變得積極而有意義起來。

有句話說:心有多大,舞臺就有多大。讓我們發起遠大的志向,朝向心中的理想奮進吧!

大方廣文化公益網編輯部

www.dfg.cn

上一頁/下一頁

 


北京大方廣文化公益部 恭制